也无晴

继续最后剧本被删节的毕深部分

(⌯˃̶̥̆д˂̶̥̥̥̆ ू)

长长长长长长工:


微微:



等到12点等未删节版,看了下两个结局非常关键的毕深部分都没了,其实我比较好奇,明明前因前面引线场景台词都拍了,结果收尾解释部分全没了,简直太奇怪了,可能是广电的锅……伤心,毕深被删的如此残缺心有不甘。
第一个是陈深无意发现密室和老毕雕刻的那些小玩意,然后那时不是正跟老毕闹别扭,嫂子叫去吃饭都不去么,后面老毕和嫂子去孤儿院的时候其实正好碰到了陈深,老毕就给他解释了密室的事情。这么打一段都没了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这时陈深看到了出现在孤儿院门口的毕忠良刘兰芝夫妇,刘兰芝手中拿着一个纸盒。




刘兰芝正看着毕忠良:老早就叫你陪我来了,你总说没功夫。




毕忠良也看到了陈深。




刘兰芝顺着毕忠良的目光望去,见到了陈深:陈深,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呢?




陈深迎上前去:嫂子。你们怎么来了?




刘兰芝咳嗽着:忠良说要跟我过来一起认养个孩子。




陈深瞥了毕忠良一眼:是吗?




汪老太上前:毕处长,你是稀客呀。那么忙还来孤儿院看孩子。




毕忠良略一点头:以后会是常客的。




 




水池边,皮皮和东东在一个水盆里放纸船,东东用力的吹气使纸船在水面上前进。




 




刘兰芝:陈深啊,这些天你在忙什么呀?人影也见不到的。说好我出院了要回家里吃饭的,也没来。




陈深:听嫂子的话,正赶紧找老婆。




刘兰芝:真的呀,你不好骗我的。




陈深坏笑:我从来不骗女人的。




刘兰芝:你不要笑,我晓得的,你每次这样笑的时候都在骗人。




 




刘兰芝带来的纸盒放在桌上,汪老太和刘兰芝陪东东皮皮玩着毕忠良带来的木头玩具。




 




毕忠良和陈深在院子一角的树下边抽烟边聊天。




陈深看着东东和皮皮手上玩的玩具。




毕忠良:你知道这些玩具是哪来的吗?




陈深明知故问:哪来的?




毕忠良:我自己做的。




陈深: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。




毕忠良笑笑:哈哈,你想不到的事情还不少呢。




陈深:是啊,我认识你十几年,今年才知道你原来会吹笛子,会做玩具,还会良心发现跑来领养孩子。




毕忠良:你这是挖苦我?




陈深沉默。




毕忠良: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千万不能说出去。




陈深看着毕忠良。




毕忠良:其实在行动处,我有一个密室。




陈深一惊,他的睫毛颤动了一下,但他神色镇定未变。




毕忠良盯着陈深:我从来不让任何人进那个房间,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吗?




陈深:什么?金山银海?金屋藏娇?




毕忠良:瞎讲,我毕忠良不藏私房钱,也不藏娇。藏的就是你看到的这些……




陈深的心呯呯直跳,但脸还笑容。




毕忠良:……我亲手做的玩具。




陈深沉默。




毕忠良:这种事要是说出去,一定会在76号传为笑柄。




陈深:杀人如杀鸡的行动处头子,私底下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这些小孩子的玩艺儿。你的爱好确实有点稀奇。




毕忠良:刚才我说过了,人活着没有一个是不痛苦的。越活得久,越看得多,恐惧也就会越多。那个只有我知道的密室,可以把痛苦和恐惧关在外面,回到我无忧无虑的小时候。陈深,人本质都是孤独的,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了解另一个人。但我们可以理解对方,这才能成为兄弟。我理解你这几天的不高兴,也希望你理解我这几年的不容易。




陈深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:后天是嫂子生日,别忘了准备礼物。别说你不容易,我嫂子天天担惊受怕,也不容易。




毕忠良笑了笑:放心,十月初八嘛,忘了什么日子也不会忘了这一天。




陈深:我打算带她去买只最新款的皮包,你不要跟我这个当阿弟的抢。




毕忠良:怪不得你嫂子说,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,什么事你都记得比我还清楚。




陈深笑了笑:嫂子是拿我当亲弟弟疼的,我当然也得对她好。今年的酒席,是摆在饭店还是摆在家里?




毕忠良:兰芝最近总是嫌家里冷清,来家里热闹热闹也好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然后是寻找归零的时候陈深是先去的狗房那里的保险箱,那里和密室的箱子都是他的目标,而因为在嫂子生日上老毕特意说了陈深救他的日期,所以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陈深迅速靠近墙边的柜子,打开柜门,移开柜内放置的狗粮,露出后面的隔板,他拨动隔板机关,隔板降下露出后面的保险柜。




陈深看表,此时晚上九点十分。




陈深对着密码锁,思索着。




闪回:陈深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:后天是嫂子生日,别忘了准备礼物。别说你不容易,我嫂子天天担惊受怕,也不容易。




毕忠良笑了笑:放心,十月初八嘛,忘了什么日子也不会忘了这一天。




陈深开始转动密码,1008。在拨完这些数字后,他忽然听到了饲养员哼着“春季到来绿满窗”的小调来到了狗房外。




陈深不由得紧张万分,他的额头渗出了汗水,手按在了剪刀上。




对切:饲养员哼着小曲走过狗房门口。他没有停留,径直向自己的休息室走去。




陈深松了一口气,他伸手拉动保险箱拉手,但拉手纹丝不动,这说明陈深的密码是错误的。陈深的眉头皱紧了。




行动处狗房,夜,内




陈深再次走到柜子前,看着保险柜。思索着。




闪回:毕忠良:陈深,民国25年12月18号,你冒着炮火把我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日子,我永远记得。




陈深凝神再次转动保险柜,1218,再握住保险箱门把手,他紧张地闭上眼祈祷了一下,这才拉动把手,令人惊喜的是,保险柜打开了。




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弱的路灯光芒,陈深看到保险箱里赫然躺着一个文件盒。陈深大喜取出文件盒,打开,但里面并没有任何文件,只有一块弹片。陈深愣住。




插入倒叙镜头:




部队医院。陈深把这枚弹片交给头上绑着绷带的毕忠良:这是从你脑袋里取出来的。




毕忠良接过:这是阎王爷的催命符啊。




陈深:既然阎王没把你收走,这就不是催命符了,是保命符。




毕忠良:那我可得把它收起来,我这条命,是你从死人堆里给背出来的,也是你跟阎王抢回来的。




陈深失望的脸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363)